唐荟蔚

我就挂个设定,日常的脑洞片段

想写21世纪七剑后人的文,然后日常记录点脑洞片段,设定只是初设,哪天看着不顺眼就改了orz
因为自己随意记录的,充满了自己对自己设定的各种吐槽

今话江湖小细节设定

‌小区里的猫,麒麟幼年体化作猫的样子!!!是小区里的山大王【bushi】当年那只麒麟已经是可以化形成人的程度了呢,现在跟在七剑身边的是麒麟的新生儿,小幼崽【虽说如此但也有五十多岁了呢,当然,还是个宝宝(づ ̄ ³ ̄)づ】性格傲娇的厉害,但在女孩子面前尤其是蓝竹面前虽说也傲娇,但也乖巧的一批【因为是公的呢,因为见过蓝竹小时候乖巧小奶包的样子,又眼睁睁看着小姑娘长成帅气的男孩子【大雾】所以立志成为像蓝竹一样的帅气的猫咪呢~【等会儿宝贝你是麒麟啊麒麟!】

‌锁骨链,三人组人手一个,鸿松嫌羞耻不爱戴,沙玫不习惯戴项链一类的,只有蓝竹经常戴着,偏爱项链这类的饰品

‌小叶子【名字待定,姓叶】,青光剑主,七剑男生中个头最小,国内某知名电竞队伍的训练生,未来的正式队员,去燕七中前本来都没打算读高中,就在队里一心一意训练,结果基地跟前任青光一合谋悄咪咪把他坑回去读高中,说是挂个名头也得把高中读完。资深游戏宅,七剑内部女生的团宠。

‌不知道会不会写到的,江湖c位出道【雾】

虽然觉得全江湖c位有点悬,但是七剑顺带一个少主一起组团出道似乎不错【冷静点!】

‌第一个剧情节点结束就是七剑及黑虎家在上代的骚操作下集结完成,其中交代完成主角团之间的人物关系,背景,性格【初步】

‌进入第二卷,开学,军训,把姜小湖【前战地记者】给拉出来,给后面江湖放在世人眼下埋下伏笔。【大雾,鬼知道我会不会写c位出道的事儿】

‌沙梅,黑暗料理界霸主,画手大触,喜欢服装设计,热衷于给蓝竹做各种各样的打扮,蓝竹外出的衣服配备大半都是她一手承包。然鹅,这个人是个手残:)

‌鸿松,妹控界的一朵灿烂奇葩,秉着【爱妹妹就要欺负她,这样才能让妹妹知道哥哥有多好,所以要更加喜欢哥哥才行】的神奇脑回路,幼年的长虹在把妹妹往心怀不轨,想把妹妹拐走的人那里拼命助攻呢~渡过幼年期的小妹控突然醒悟,迷途知返,然后在另一条更奇怪妹控的方向越走越远【…】比如,要跟妹妹保持极高的相似度而不惜因此走上成为偶像团体出道的路以此换来留小辫子的机会【???恕我直言你这个操作有点骚】,当然只是个人气不高,纯属富二代玩票组的偶像团体,【不是富二代的长虹今天也靠暗箱操作混进去了呢】全团颜值最能打的人。

‌窦道长的道号,无涯,只因当初去道观时,刚好豁了一口牙,取名无涯,美其名曰道法自然,因此结了机缘,便以此为名。当然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小道长是不知道的呢~还认为这个名字挺不错的,比起师兄们的…红枫啊,石头啊…溪水啊…灰喜鹊啊【等会儿没有什么东西混进去了吧?】【你们也太道法自然了吧???】真的好多了。【知道真想后的小道长:我竟然对师父的取名还抱有希望,傻吗??而我还拿来当做剑三id???改名!必须改!】【知道真相的众人:给我按住了!】【爱呢:)】

不知道算什么大概是求助吧!

打算写一个虹猫蓝兔七剑等人后代的故事,背景在二十一世纪,简单概括就是21世纪七剑传奇。
这个脑洞呢是鹊姐的,没错,就是那个写剑啸江湖,文笔超级好的灰喜鹊!【吹爆鹊姐】
名字叫今话江湖。
顾名思义就是像写写在二十世纪的背景下的七剑传人们的生活日常,没有打斗纷争什么的【怎么可能!】咳咳,不可能的哈哈。
总之就是一个半架空的背景,世界观也是在现实基础上瞎建立的,毕竟想让江湖的存在合法化,又不能让普通人知道这样,【大概就是合法黑手党的感觉?【不!真不是!】】所以就瞎扯了很多东西,私设满天飞。

是发生在这代传人们差不多都高中时候的故事,虽说主角是这代冰魄剑主,但其实很随意啦,隐藏主角大概是这代七剑全部吧【buni】
故事进展大概是一个接一个单元剧,其实只是这样说说,写起来就不管不顾,我开心就好【bushi】

因为私心很多,想玩的梗也有很多,大概会看到——
龙凤胎长相非常相似的长虹冰魄兄妹【没错上代七剑就是虹蓝!而且我的设定里有上代故事,超可爱】
不想当配音演员的七剑传人不是好的七剑传人
论配音与七剑传人的兼容性
【就是夹带私货哼唧】
有缘基三来相会呀~

以上是能透露的
以下是求助内容

因为这个系列从五年前就在写了,中途发生了很多事,最早是在贴吧上写,但都弃了
但这次是做足了准备来的!【并没有】
其实很多世界观和小单元剧情都想好了,但是突然发现…我连反派boss的设定都没有底,啊…因为是咸鱼日常【budui】反派戏份真心不多,但还是要有一个最终的幕后黑手,现在很苦恼这个设定,想法有点多不知道怎么写,所以想求助一下小可爱们有没有点子,以及对这个系列的看法
嗯嗯,就是这样√

还是旧文!第三弹——

这篇是以前写伊诞的,因为那时候满屏的常色兄弟所以写了异色…鬼知道我为什么要写异色,ooc得厉害

就这样,小可爱们看看我呀~


卢西安诺今天的心情挺不错,一大早他就准备了一大份的意大利通心粉,淋上颜色艳丽如同鲜血般的酱汁,哦,那可不是真的血,要知道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好像是王黯家里的人说的,大喜的日子不该见血对吧。

其实卢西对生日这种东西过不过一点也不在意,反正在他看来在只不过是在几百年前的这一天把可爱的蠢哥哥从那个不怀好意的西/班/牙人哪里接回来而已,仅此而已,不过时至今日唯一的乐趣就是收那些郭嘉送的礼物。

卢西正想着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他那个起的比他早却在打扮洗漱上花了大量时间的哥哥弗拉维奥,天知道有洁癖和强迫症的人究竟会花费多少时间在打理自己这件事情上,不过…卢西抬头看一眼钟表,他们似乎要迟到了

管他呢,反正今天是他的生日,生日任性一点也没什么吗,而且他向来爱迟到。卢西这样想着,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在迟到了半个小时后,卢西安诺才慢悠悠的拉着弗拉维奥到了会议现场,在打开门的一刹那弗拉维奥想都没想的离开那扇门数米远

空荡荡的会议室没有一个人,血红色的线条画满了整个会议室,就像是凶杀现场一样——啧,好像就是。不对…桌面上那个蒙着白布被插数刀的是被害人…?怎么感觉还在颤抖,那群郭嘉去哪了?

不过,如果是他那个胆小的常色的话现在一定抱头蹲下舞着小白旗说不要杀我之类的,卢西这个时候还在想费里的反应,他总是无意识地比较着——费里西安诺就是这么没用,毋庸置疑,简直是丢意/大/利的脸,今天也是他的生日,刚才来的时候还听到隔壁的会议室的笑声,看来那群人挺开心的。

啧,自己竟然有一点羡慕,那群该死的国家在哪里

试着安抚了门口洁癖犯了的弗拉维奥,然后凑近那个依旧颤抖的尸体,撤掉蒙在上面的白布,这是…王黯?

怎么回事?

卢西紧蹙着眉毛。

“卢西安诺,弗拉维奥生日快乐!”突然涌出了一群人凑到卢西面前

弗拉维奥一脸懵逼的被突然安德烈拉进门,然后又反应过来跳到房间外面尖叫,

“不!我不进去那么脏的地方!”

“woc你们终于来了,老子扮尸体快成僵尸了,这到底是谁的鬼主意!哦对了生日快乐啊卢西弗拉”王黯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使劲的擦着身上的血迹。

“谁知道”事件的始作俑者艾伦望天假装不知道

“好了,吃蛋糕吃蛋糕”

“哦老天!这个蛋糕谁做的?!奥利弗不是说了这次的蛋糕你不准插手吗!”

“放轻松,我只是顺手放了点东西而已”奥利弗一脸无辜。

“谁信你啊!喂小兔崽子你那是什么眼神,皮又痒了?”

卢西现在一旁看着眼前混乱的景象,弗拉被安德烈强行拉倒一边去了,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在家吃意大利面好,不过,舀了一口蛋糕放嘴里,奇怪的味道瞬间弥漫…

啧,这样的感觉似乎…还挺好的?哦他一定是疯了。




你的幸福是我期望给予的礼物

以前的旧文,写在贞德姐姐生日那天的贺文!
想听建议~小可爱们来看看呀!

美国.时代广场

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驻足在街道上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显得与这高节奏的生活节奏有些格格不入。

少女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尴尬,有些局促的四处张望,不过很快不远处时尚靓丽的女孩儿们一拥而上

“嘿,亲爱的丽莎生日快乐!”

“真抱歉,路上堵车了,这该死的公交”

“没关系的”被叫做丽莎的女孩微笑着和好友亲吻脸颊。
“嘿!你怎么傻呆着,天呐,你这身衣服真漂亮,你爸妈送的?”

“哦,不是的。”丽莎扯扯裙角,脸上略微有些被夸奖的羞涩,美国人标志性的蓝眼睛水光波动,像是一如水洗的蓝天“是上次在法国遇到的那位神秘的先生,我跟你们说过的。”

说实话,早上在门口看到这个包裹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她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告诉那位先生她的地址了,不过如果是那位神秘的先生的话,这样倒也不太奇怪。

“我说——”其中一个女孩儿故意拖着声音,调笑道“那位先生是不是喜欢我们的小丽莎!”

“诶,照我看,就算喜欢又怎样,看照片可是位大叔,啧啧老牛吃嫩草啊!”酒红色头发的女孩挑了挑飞扬的眉,胳膊肘轻轻顶了顶话题中心的女孩,此时她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羞愤的,脸颊上飞上一朵朵红晕

“艾拉!珍妮弗!不要乱说,那位先生…”

话没说完,女孩们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瞅着前面的“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大大方方的让女孩们看着,毫不扭捏的冲她们眨眨蔚蓝的眼睛,丽莎觉得自己似乎眼花了,似乎看到一颗颗小星星萦绕着少年,头上的反重力呆毛晃了晃,大步走到女孩们面前,从背后掏出一束还盛着水珠的薰衣草递给丽莎

“Hey,美丽的丽莎小姐,某位匿名的先生托我送给你,看在Hero的效率这么高的份上,要给好评呦~☆”

留着愣神的女孩们,少年走了几步突然回头,

“对了!那位先生还说了,祝丽莎小姐生日快乐!耶!这下Hero的任务完成了”

愣了会反应过来的丽莎看着花朵中夹着的卡片,风骚的法文字迹跟早上包裹上的如出一辙

【最美的花送给最美的人,我想薰衣草应该很适合你,生日快乐,我可爱的小姐。】

“丽莎,这上面写着什么?”看不懂法文的女孩好奇的问
“没什么”丽莎把卡片收起来“祝福的话罢了”

没得到答案的女孩又开始新的话题“法文诶…难道又是那位先生?”

“万一不是呢?我记得学校法语系的凯文可是我们丽莎的追求者呢!”

“我觉得美术系的文森特也有可能,丽莎喜欢法国的事认识她的人都知道!”

女孩们凑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丽莎有些无奈被夹在中间听她们议论,又不好插嘴,往前走了会,丽莎莫名回头朝之前男孩走进的的M记看了眼,有些意外的和某双蓝紫色的眼睛对上,那人似乎有些意外,失神片刻随即扬起笑容,嘴唇翁动,一张一合,丽莎看清楚了
——生日快乐

“我说,你这么做好吗?”
M记内,粗眉毛的金发绅士呡一口面前的红茶,糟糕的口感令如翡翠一样的眼睛里的不满快溢出来了。

“阿尔弗雷德!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M记食物?!红茶烂透了!你什么时候能吃点正常的东西!”

顺利完成送花任务的阿尔弗雷德正在享受他的汉堡大餐,听到侮辱他最爱的话立刻反驳

“嘿!我亲爱的亚蒂,这里是M记,有红茶已经不科学了!要求放低一点拜托!”

“嗤…吃你的汉堡去吧,少说几句没人当你是哑巴。”似乎也觉得理亏,亚瑟放弃争论,继续之前的问题

“弗朗西斯,问你话呢!”

“嘿,小亚瑟,可别把火气发在哥哥我身上”弗朗西斯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注视着女孩们的背影,蓝紫色的眼睛里只映射出一道身影,拖着红酒般醇厚的声音,一贯慵懒的声音里是少见的坚定

“没什么不好的,我可没插手她的生活”

“哥哥我…”

“只希望她能跟普通的姑娘一样,有知心的朋友,穿上漂亮的裙子,将来会有一个爱她的男人领她进入婚礼的殿堂,交换戒指,定下神圣的约定,相守终老”

“只要她能幸福了,我就觉得的够了。”

其实是以前写的旧文,这次突发奇想想一起放上来看看,因为有计划写长篇所以想听听意见~
希望有小可爱看看我

【这篇是写闽的】

一连阴雨几天的福州终于有个好天气,阳光洋洋洒洒落得满地金,王闽似乎也挺享受这样的天气,难得扔着满桌子的公文事务不理,窝在门前的大榕树下晒太阳,手边茉莉花茶香清淡悠远,不远的地方上了点年纪的人咿咿呀呀的哼着闽曲,手里拿着杂书看的滋滋有味,好不惬意。

“闽哥!你在这里啊,让我好找。”

女孩姣好清秀的脸庞突然出现在王闽的视野里,两朵显眼的梅花发饰,额前一绺长而卷的呆毛晃了晃。

青年的眼睛里温润的水光闪烁着,伸手想揉揉女孩的头发

“是阿湾啊…你今天怎么有空…!!”

刺耳且洪亮的警报声骤然响起——是空袭警报!顾不得多想,王闽立刻反应过来拉住王湾,拔腿往附近的防空停车场跑。

“闽哥你干什么啊!”没跑几步王湾甩开王闽的手,撇着嘴一脸嫌弃的用手指戳着王闽处于懵逼表情的脸,“这两天雨给你下傻了?今天是421!你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女孩的声音震耳欲聋的警报声里,王闽看着一张一合的嘴,只听见421这串数字。

421?

4-2-1…!

王闽终于反应过来了,这是福州的沦陷日,每年的今天都要测试防空警报系统的,看来真的是下雨下的脑子进水了

“我这不是这两天忙,给…忘了…”

青年窘迫的挠挠脸

“这你也能忘?你还有什么不能忘的?”王湾气呼呼的继续戳着王闽的脸

警报停止了——王闽突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眼前蓦然浮现出不符合这个年代的枪林弹雨,血雨腥风,哑了半天才开口

“这都过去多久了,人要往前看不是。”

“好好好,你说的对,赶紧走吧,别让那个人等急了”王湾也不与他争论拉着人的手就走

“走…走?走去哪?”王闽显然还有点懵

“废话,去找王耀啊!”王湾毫不客气的给一白眼
“大…大哥?找大哥做…对了!”王闽这下清醒了,虽然现在兄弟姐妹们的日子过的都很好,但早些年的战乱大家所受的伤总让大哥觉得愧疚,于是像是这样的日子王家一家子都会尽量抽出时间聚在一起吃个饭,也趁机休息休息,今天这样的日子自然也不会例外。不过——

“阿湾,说了要叫大哥,不能直呼名字,这是尊重!”王闽无力的纠正女孩的称呼

“我不管,我就是不喜欢他!要不是为了闽哥我才不来呢!”任性的女孩固执且别扭的坚持,眼底的泪花倔强闪着,“他…我不会承认他是我大哥的!”

“你啊,上次还说为了苏姐…”话到一半又顿了顿“阿湾,你明明都清楚的,那年…何苦这样子,你自己明明还是在——”

“——啊,闽哥!我们来比赛谁快好不好?我走了呦!”

拙劣的岔开话题,女孩浅粉的衣摆在视野里越来越远,王闽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无奈的快步追上去拉住粗心大意差点被车撞了的女孩,牵着手向着家的方向。

第二波的警报再度响起——

嘈杂中他凝视着女孩的侧脸,小嘴一张一合,笑魇如花,他下意识的应答,女孩见青年一副没心思的样子撇撇嘴不在说话

不由自主的,他右手轻轻附上心脏的位置,跳动的频率是他生命的证明。

难以想象这里曾一度要停止跳动,两次被战火侵袭燃烧,灼热的火焰啊…带来光亮的同时也带来死亡的寂凉,早些年临近这时候都会痛的不行,一些面庞如同梦魇缠绕,日日夜夜出现在他的梦境里,那是他的家人,为了他付出一腔热血,而他面对他们的死亡无能为力。
这几年倒是渐渐的不难受了,竟然也差点忘了,果然日子过的太安逸,那年他真的以为自己会死,被战火侵略后彻底失守的地区不过如今——

王闽推开门,看着满座的兄弟姐妹肆意嬉闹,话家常,护着王湾侧身躲过扑过来的王粤随手赏一个爆栗,难得冒出头来的感性被自家兄弟无情打断,斜光看见大哥王耀气定神闲的喝茶正与身边的王濠镜在讲些什么,注意到王闽的视线,看着他的眼底有着五分笑,三分暖,一分苍凉以及一分与生俱来的上位者的傲然,一如千年前被称为蛮夷之地的他初见君临天下的帝王时,说出“自此,汝为吾弟”的那个人眼底的神采除却多出的那分苍凉不差分毫

王闽蓦然一笑,兀自接了自己的话头,而如今——

国泰民安足矣

#1941.4.21,福建省会福州第一次沦陷,2006年将原定为8.17解放日的防空警报测试改为福州沦陷日#

不说什么了,默默吃粮啃粮这么久,恩怨情仇本来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但这事儿吧,恶心到我了

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秦弈:

从昨晚开始,邦信tag就一直不安生。
那么多群里都在吃瓜不明觉厉,花了一下午整理了一个长图。
还是这么说,喷我的,评论区小窗见。

我守护的山河,不是你塌了的半壁江山。

我他妈刚才发反了!!!!丢人丢出天际。

去年/滑稽/抽到的夜叉,放在观战区突然发现和妖琴师特别的般配QwQ,有人吃这对吗,求大大看看这对